系统升级中,如果喜欢请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节日快乐!世界上最酷的老太太

性情 时间:2019-03-08 浏览:
在这里,我们呈现当下年轻人的面貌、故事和态度。 明天就是国际劳动妇女节。 提醒我这一点的是被电商平台上新短信密集轰炸的手机,是突然被提升了临时额度的信用卡。而以上种种都在精准地告诉这个时代的女性: 只有不停消费才能彰显品味,而消费能力的强弱

在这里,我们呈现当下年轻人的面貌、故事和态度。

明天就是国际劳动妇女节。

提醒我这一点的是被电商平台上新短信密集轰炸的手机,是突然被提升了临时额度的信用卡。而以上种种都在精准地告诉这个时代的女性:只有不停消费才能彰显品味,而消费能力的强弱则直接代表了你在社会的功绩排位

如果你也厌倦了从“买买买”中获得成就感,在这一天,我们或许还可以认识这样一个人。

她没有赢在子宫,恰恰相反,她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出生在一个贫穷的犹太家庭,17岁的时候母亲因病去世。她更不符合当下追捧年轻的审美,却以85岁的高龄逆袭成为了全球“网红”。她是目前美国最高法院唯一女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

这个老奶奶是普林斯顿和哈佛的荣誉博士,被《时代》杂志评为2015年100位最具影响力的人物。

而在年轻人当中,她受到摇滚明星一般的拥戴

标志性的玳瑁眼镜造型被印在马克杯、T恤衫、书包上,被抢购一空;粉丝给她建了网站;她的发言在各种社交媒体上被剪辑成鬼畜视频;她成为《周六夜现场》凯特·麦克金农的模仿对象。今年一月,在第三次因为癌症住院接受治疗后,无数网友在Twitter上发起了祈福运动——“愿意用自己的一天换取她的一天”。

节日快乐!世界上最酷的老太太

图片来自网络

从鲁斯·巴德·金斯伯格少年求学和求职经历,是一个反复遭遇性别歧视的过程:

上个世纪50年代,当金斯伯格在康奈尔念书的时候,男女比例严格规定为四比一,这个传统多年未改。当时有人戏谑说:如果你生了一个女儿,最好就送到康奈尔读书,如果她在那里都找不到恋爱对象,之后就更没什么希望了

在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绩从康奈尔毕业之后,她又考上了哈佛大学法学院,并成为《哈佛法律评论》的编辑。这意味着在540人组成的法学院里,绩点排名必须要在前25。除了预习第二天需要的案例,金斯伯格还要照顾家庭,每天只能睡2小时。她需要付出更多来向同侪和教授证明,女性并不差。

但即便如此,教授在课堂上仍然不会让女性回答问题,图书馆也拒绝女性进入

在求职过程中,金斯伯格发现整个纽约都不雇佣女律师。她理所当然地坐了冷板凳。而同系的男生都顺利找到工作。曾有一位朋友认为她做过《哈佛法律评论》编辑会是一个硬核敲门砖,并以此向合伙人推荐金斯伯格,但那位合伙人冷漠地回答:

你还没搞清状况?我们律所从来不雇佣女性。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美国,纵容性别歧视的法条比比皆是:

男性是一家之主,应该让他们决定住在哪里,女性应当服从;

大部分雇主可以因为女员工怀孕而合法解雇她们;

女性申请贷款需要丈夫确认签字;

有十二个州法律规定,婚内强奸不触犯法律;

凡此种种,即便是在今时今日的东亚也依然在广泛讨论。而尽管当时美国的女权运动此起彼伏,但金斯伯格希望能用知识,证明性别歧视违宪,实现女性平权。

节日快乐!世界上最酷的老太太

节日快乐!世界上最酷的老太太

图片来自纪录片《Ruth Bader Ginsburg》

60年代,“Frontiero V Richardson案”是金斯伯格迈出的第一步。

弗朗蒂罗在结婚后加入空军,是一名少尉,但随后她发现,身边的男性同事只要结婚就可以快速获得住房补贴,而女性却没有。当她前往财务部门询问,希望纠正这个错误的时候,对方告诉她:空军愿意雇用你,给你薪水,你还有什么不满足呢。言下之意是,本分的女性不应该和人辩论、更不应该提出要求

最终,金斯伯格替弗朗蒂罗赢得了这场案子的胜利。

1993年,金斯伯格由克林顿提名,宣誓就职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

真正让金斯伯格的“异议”出名的是2013年“Burwell V Hobby Lobby案”。

一家私人公司以违反《恢复宗教自由法案》和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为由,反对强制适用《可负担健保法案》,认为法案要求公司为员工提供20多种避孕措施保险中,有4项与宗教信仰不符。最终,最高法院支持了私人公司的诉求。

自由派代表金斯伯格一向支持女性合法拥有堕胎的权利,立刻发表了自己长达35页的“异议”。她认为在宽泛的意义上,剥夺女性的堕胎权就是在以另一种方式剥夺平等权。

正如她所说的,堕胎权“平衡了女性在整个生命历程中的自主义务。平衡了她作为一个独立、自立、平等的公民与男性、社会乃至国家的关系”

同样在2013年,80岁的金斯伯格老而弥坚,成为第一位主持同性婚姻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全美裁决同性婚姻合法为2015年),震撼了整个美国。在推动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过程中,金斯伯格还获得了一个江湖称号:“声名狼藉的RBG(Notorious R.B.G)”。

即便如此,她也从未丧失直言的勇气。在特朗普参与总统竞选时,金斯伯格炮轰:这个人就是骗子(faker),又自负。他总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还前后矛盾

这种看似任性的真性情背后是她的绝对自律和勤奋——先后罹患3种癌症,接受了数次手术,81岁时心脏安装支架,但她从不停下脚步。每天健身,完成30个俯卧撑和30秒平板支撑。靠这种体力,金斯伯格依然每天工作到凌晨。

面对媒体关于何时退休的问题,金斯伯格说:我愿意一直工作,只要我还能全身心投入进去。

这个身高只有1.55米的老太太近乎以一己之力推动了美国的平权运动,重塑了女性和性少数群体的生活,改写了性别的权利图谱。

金斯伯格说:

有时候别人会问,你要做到哪一步才能满意呢?我的答案是,等到最高法院的九位大法官都是女性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