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升级中,如果喜欢请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最浓的年味,因为娘

婚姻 时间:2019-01-27 浏览:
过年,通常人从踏上回家的旅途开始,年后上班为止。假放完了,年也就过完了。我的年,从与娘同睡一床开始,到回自己屋一个人睡为止,十天左右。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习惯的?大概是从大哥带大嫂回家过年开始的吧。家里房间不够,我和娘睡。 睡觉,脚冷,不敢

  过年,通常人从踏上回家的旅途开始,年后上班为止。假放完了,年也就过完了。我的年,从与娘同睡一床开始,到回自己屋一个人睡为止,十天左右。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习惯的?大概是从大哥带大嫂回家过年开始的吧。家里房间不够,我和娘睡。

  睡觉,脚冷,不敢把脚放在娘边上,娘拉过我的脚抱着,还怜惜地抱怨:“你的脚怎么这么冷啊?”正月初一晚上,就着请太公剩下的蜡烛,和娘躺在床上“秉烛”夜谈到很晚。忘了娘是怎样讲起外婆的故事,外婆的爹,外婆爹的三个老婆,外婆远嫁湖南的大姐……迷迷糊糊地听着。忘了娘是怎样讲起和爹结婚的事,家徒四壁,结婚没钱,能借的亲戚都借了个遍。头年定的亲,第二年结婚,第三年有了大哥。我问娘:“定了亲之后你干什么了?”“我继续跟着你大舅在烧窑厂做事啊。”忘了娘是怎样讲起我们小时候的日子,那些在煤矿里度过的儿时岁月,那些为了生存,爹和娘曾经做过的各种各样的活儿……第二天起来哈欠连天,我嗔怪娘的故事太多,其实心里是幸福的。

  过年,是娘的舞台。打扫卫生、储藏菜品、宰杀、祭祀、做饭、整理……年前年中年后,除了拜年,娘是不怎么参与的。其他大事小情,无不在娘的主持下,井井有条进行着。拜年这事,倒不是娘不想去,娘晕车,远距离走动,她是有心无力。不过,娘会在事先做好安排,买好东西,联系好亲戚。娘用自己的方式参与拜年。而我们所到之处,都会收到一句话“二姑/二姨(就是娘)怎么没来啊?”人虽没来,可是总让人惦念着。

  倒还有一件事,是娘真的从不参与的——买春联。去年腊月,我和爹随小哥上小嫂子家提亲,除夕前一天才回到家里。娘急坏了,不为别的,大扫除、买菜什么的她都能搞定,只为春联还没备好。娘不识字,她坚持这种识字的事,该由我们这些有“字目”的人去做。我倒想安慰娘,现在的春联,都写得好,就算不识字,随便买一副也可以用的。到大年三十还有卖春联的呢,不着急。但是看娘急成这样,又生出一丝心疼,不识字的娘,心里牵挂的全是这个家。

  过年,人多才有年味。今年过年家里添了一个人——小嫂子。可把娘给乐坏了,也忙坏了。家里添了人,自然年也是好过的,喜气洋洋的。我特地在超市买了大红大红上面印了喜字的纸杯,喜糖家里也是备好的,过年碰上喜事,又更添喜庆。这下,娘的毕生心愿也算完成了大部分了,两个儿子都已成家立业,即使只有过年才能见上,那也是万般的满足。

  要说娘还有什么新年愿望,那无疑是我这个老幺了。不管是走亲还是访友,婚姻成了避无可避的话题。张三的孩子结婚了、李四的孙女生娃了、王二麻子的儿子谈了个女朋友……这些不仅是七大姑八大姨口中津津乐道的话题,也成了娘每晚要与我讨论的话题。于是心中又开始巴望着这年赶紧过完。

  正月初八以后,家里的“客人”们陆陆续续出门了,搬回屋睡的那天,娘有些不舍。

  “不陪我睡了?”

  “陪,等下一个过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