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陈立胜:王阳明工夫论的路径与特色

性情 时间:2018-10-10 浏览:
原载《道德与文明》2018年第5期;遵作者嘱,删去注释 有比较才有鉴别,将王阳明置于儒家修身传统之中,方能洞悉其工夫论之路径与特色。“王阳明与儒家修身传统”

有比较才有鉴别,将王阳明置于儒家修身传统之中,方能洞悉其工夫论之路径特色。“王阳明与儒家修身传统”这一话题有两个意思,一是王阳明本人成为“王阳明”的工夫历程跟儒家修身传统的关系,一是王阳明思想之中的工夫论跟儒家修身传统的关系,前者是阳明本人的工夫实践,后者是阳明的工夫理论。毫无疑问,阳明的工夫论是“百死千难中得来”,与其修身工夫历程密不可分,而“儒家修身传统”又是一大概念,王阳明的工夫论本身就是这个传统的一部分,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故为了使论题清晰、论域明确,本文将以王阳明心学工夫论为主题,并将之置于以下三个坐标系以见出其内涵与特色:第一,跟朱子修身工夫论比照,以见出阳明心学一系于程朱理学一系之转进处。第二,跟陆象山修身工夫论比照,以见出同属心学一系的阳明思想之殊胜处。第三,跟宋儒所勾画的圣人图像比照,以见出阳明工夫论跟整个宋代理学之异同处。

陈立胜:王阳明工夫论的路径与特色

陈立胜:王阳明工夫论的路径与特色

一、与朱子比照:头脑工夫之辨

阳明心学工夫论之形成是跟朱子著作(尤《大学章句》及《大学或问》)的对话分不开的,此学界已有共识。阳明格竹子失败的惨痛教训与龙场悟道之所得让他切身感受到“心上用功”方是圣学之正道。阳明本人对朱子工夫进路的最大不满在于朱子工夫缺乏“头脑”。朱子《大学或问》有工夫四端说:“若其用力之方,则或考之事为之著,或察之念虑之微,或求之文字之中,或索之讲论之际。使于身心性情之德、人伦日用之常,以至天地鬼神之变,鸟兽草木之宜,自其一物之中,莫不有见其所当然不容已,与其所以然而不可易者。”这种源自于程颐的“穷理多端”(格物有多端)[1]的工夫论四通八达,面面俱到,自身以至万物之理一一“考、察、求、索”,以期收到吾心光明照察无不周、全体大用无不明之效果。阳明则认为这种四平八稳的考察求索说是“少头脑”:“文公格物之说,只是少头脑。如所谓‘察之于念虑之微’,此一句不该与‘求之文字之中’,‘验之于事为之中’,‘索之讲论之际’混作一例看,是无轻重也。”在《答罗整庵少宰书》书中,阳明还说自己的格物说已经涵括了朱子的格物九条内容:“凡某之所谓格物,其于朱子九条之说,皆包罗统括于其中。但为之有要,作用不同。正所谓毫厘之差耳。然毫厘之差,而千里之谬,实起于此。”(《传习录》175:251—252由阳明的这些批评可以见出阳明与朱子工夫相比究竟有何转进。

如所周知,察之于念虑之微,本是朱子慎独工夫的基本内涵。朱子将人心理活动划分为两个时段:一者为“念虑未起”之“未发”时段,一者为念虑已起之“已发”时段。在“未发”时吾人当持敬以存养,这是戒慎恐惧的工夫(静时工夫、致中工夫),其目标是“防之于未然,以全其体”;在已发之际(念虑之将萌之际),惟有吾人对念虑之“正”与“不正”、“实”与“不实”切己而知之,此为“人所不知而己所独知之地”,吾人当着力省察,此为“慎独”工夫(动时工夫、致和工夫),其目标是察之于将然,以审其几。故在朱子处,“察之于念虑之微”工夫(慎独工夫)乃是基于这样一种人情实事:

(1)由于常人受形体之累、气禀之拘及物欲之蔽,心之所发之意念总难免“掺杂不实”,

(2)而此掺杂不实意念之萌发又往往会为“常情所忽”,

(3)“念虑之微”之所以会被“常情所忽”,则是因为常人以为此种“念虑之微”,他人不及知闻(“人不知鬼不觉”),此时可以“欺天罔人”。

(4)然而“明明白白我的心”:“吾心之灵,皎如日月,既已知之,则其毫发之间,无所潜遁,又有甚于他人之知矣”,[2]这就是说念虑之“杂”与“实”实际上是无可躲藏的,因为当事人自己最为清楚(“独知”), 所以

(5)常人“以为”念虑之微可忽则只是一种“自欺”:它可以欺习染之人心,但却逃不过吾心独知之灵,

(6)由此不可欺之“独知”入手,“必使几微之际,无一毫人欲之萌”,就是“慎独”工夫,就是“察之于念虑之微”的工夫。

更加紧要的是,朱子还特别强调“皎如日月”的吾心之灵乃是无时不觉的,针对弟子“自非物欲昏蔽之极,未有不醒觉者”之说法,朱子明确说:“便是物欲昏蔽之极,也无时不醒觉。只是醒觉了,自放过去,不曾存得耳。”[3]朱子还说善恶、圣凡、人鬼最终都系于这一“省察”环节,故称之为“善恶关”、“圣凡关”、“人鬼关”。问题在于,在吾人心灵生活之隐秘处,谁能省察“念”之“正”与“不正”,谁能辨别“意”之“实”与“不实”,此“一念独知处”非“良知”而何?[4]在朱子“独知”处,阳明“良知”之概念已呼之欲出了。阳明本人明确提出此独知处就是吾人良知处,诚有画龙点睛之妙。这实际上也说明致良知工夫的提出跟朱子的慎独(“察之于念虑之微”)工夫乃有一内在的联系。

然而朱子不仅没有将“独知”直接称为良知,而且还把“慎独”工夫跟“戒慎恐惧”工夫并列为两轮一体的静存动察的工夫。而在阳明看来这就有将工夫断为两截之嫌疑,免不了“支离”与“换手”之弊。

还是放不下?7招挽回前男友心

还是放不下?7招挽回前男友心

4、等待3周 重新建立感情,最好打电话给他,而不是发短信,因...[详细]

实用宝典:撞见不同类型熟人偷情的最佳对策

实用宝典:撞见不同类型熟人偷情的最佳对策

世界上最尴尬的事情是什么?可以列举出无数种,当然,其中一定...[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