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追记最高检副厅级干部夏健翔:老夏是个性情中人

性情 时间:2018-08-06 浏览:
,2016-01-21

  老夏是个性情中人

  ——追记最高人民检察院政治部办公室原副厅级干部夏健翔(中)

  

 

  最高人民检察院政治部办公室原副厅级干部夏健翔治疗肺癌初期曾回过单位一次。政治部办公室基层建设指导处副处长杨洪川在楼道里遇见他,他紧紧拉着杨洪川的手不放,没有更多的语言,只是“嘿嘿”地笑。杨洪川从老夏的笑容里看出了对生命的留恋与不舍。

  最高检新闻办公室新闻宣传处处长阎丽最后一次见老夏,是他做了化疗出院,来单位稍坐。见阎丽过去,他只说,“我这一辈子就这样了,你们要好好工作,更要保重好身体”。又讲,老综合调研处五个人都有了新岗位,很惦记大家,本想请大家聚一聚,叙叙旧,只能等他身体好些再成行了。没想到,他没能等到那一天。

  政治部正厅级干部雷凤鸣最后一次见到夏健翔时,已经是老夏生命的最后一刻。躺在医院病床上的夏健翔已经不能说话了,看到自己的老领导,他的泪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那日,医院下了病危通知,抢救设备也撤了,老夏家属按照他的遗嘱,放弃了治疗,送走了老夏。

  兢兢业业又默默无闻

  记忆中的老夏还在那里。那个桌子,那台电脑,身在烟雾缭绕中,坐在电脑前字斟句酌。

  老夏是政工干部,一辈子做综合文字工作。在部队的时候,他做综合文字工作;2002年转业到了最高检机关,他还做综合文字工作。

  公文写作是一件很枯燥、很寂寞的工作,他就像一颗螺丝钉,你可能根本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但是一离开他,你会感觉到他的重要与珍贵。政治部干部部检察官管理处处长周玉庆和老夏同在一个办公室5年。他们一起出差,一起住标准间。做着几乎相同的工作,周玉庆懂得自己,也就懂得了老夏的那句话:“别以为就是写一个什么东西,那是一种事业!”

  老夏最早写的检察文字,是当时颇为“边缘”的警务工作。2002年6月,夏健翔从部队转业到最高检政治部警务部工作,成为雷凤鸣的下属。当时的司法警察属于“边缘人”,年龄偏大,学历偏低,知识结构和专业能力不足。“那时候的法警大都是看大门的、开车的。”雷凤鸣与夏健翔商量,决心改变这种局面。他们在全国展开了广泛的调研,夏健翔接受任务写出了全国检察机关司法警察现状的调研报告,不仅为中政委和最高检提供详实的检察机关司法警察机构、编制等情况,更为检察机关司法警察的改革奠定了基础。此后,经过综合各地调研情况与充分论证,夏健翔领衔起草了一系列人民检察院司法警察执行职务规则、办案安全等规范性文件与法规。

  正是从那个时期,检察机关司法警察工作开始步入规范化发展轨道。雷凤鸣介绍:“如今很多地方检察机关的法警承担了追逃、抓捕、办案警卫等工作,已经逐渐成为一支职业化很高的专业队伍。”

  司法警察队伍规范化建设是检察改革乃至司法改革的一部分,那是很多人心血的结晶。雷凤鸣说,我们不该忘记夏健翔这个名字。

  总是先替别人着想

  阎丽与老夏曾在一个处工作过,老夏在处里年龄最大。阎丽说,他天性纯良,重情重义,总是讲,能在一起共事是缘分,应当珍惜这份缘分。他为人谦和,沉稳低调,任何事情总是先替别人着想。对处里的两位女同志,更是细致入微,敏感体贴。“我当时孩子小,遇到出差调研的机会,他总是不辞辛苦,默默承担。”阎丽说。

  2011年,雷凤鸣的爱人突发脑梗,夏健翔得知后非常焦急,询问她需不需要帮助。“他总是把别人的困难想得很大,自己有什么难处却从不主动言语。”雷凤鸣说,在共事过程中,他俩成为工作上默契的搭档,是同事,是战友,又似亲人。

  周玉庆告诉记者,老夏有一位战友,家里经济情况很差,转业之后不久就去世了。老夏联络了很多战友,帮助那位战友的遗孀和孩子解决实际困难。他把战友的孩子接到家里住了很长时间,到处给孩子联系工作。他做了很多的善事、好事,汶川地震,他捐了2000元,但坚决不写名字。

  在同事的眼中,老大哥老夏是性情中人。阎丽说,处里有个女同志结婚,老夏带领全处同志出席。本不善饮酒的他高兴地频频举杯,满脸通红,掩饰不住发自内心的喜悦。在周玉庆和杨洪川的记忆里,工作闲暇聊几句时,老夏常常说起自己的老婆和儿子。“老婆不错,她不计较我不干家务,和我踏踏实实过日子。”“儿子乖巧懂事、好学上进,成绩优秀、考上大学啦,找到了好工作”,每每谈及儿子,老夏都沉浸在“嘿嘿”的笑声里。

  平静地走完一生

  工作上尽职尽心,生活上简简单单。老夏的小日子平凡而幸福。2013年10月确诊为肺癌,对老夏和家人来说,是个晴天霹雳。

  他的老战友、一位领导同志得到医院的正式报告后,就在电话里宽慰他说,这些年来,你从基层到机关、从山沟到首都、从部队到地方,长期辛勤工作,积劳成疾,该好好休整一段时间了。闻听此言,老夏泪如泉涌,顿时已明白了一大半。几天后,主治医生给他交代病情。这是医生最为难的时刻,病人往往会烦躁,会吃不下饭,会哭。而他很平静,对医生说,我已经猜到了,你放心,我会好好配合,我还想早点回去上班呢。

  老夏说到做到。一边积极治疗,一边清理自己多年积累的政治工作资料。病情稍有好转后,就主动重返工作岗位。

  2014年国庆节,儿子结婚。对已经进入生命倒计时的老夏来说,为儿子操办婚事是他和家人一起做的最后一件大事。但他仍旧守纪律,不摆宴席、不收礼金,与亲家一起吃了顿饭,就算办了孩子的终身大事。

  2015年7月27日,老夏走完了他朴实无华的一生。办公桌空了,可朝夕相处多年的同事,总想起他来。没有大起大落、轰轰烈烈的事迹,也没有什么丰功伟绩,老夏就是个善良、真诚、廉洁、正派的普通人。

  他来过。他走了。这世间留下了他的足迹。

  (本报北京1月20日电)

还是放不下?7招挽回前男友心

还是放不下?7招挽回前男友心

4、等待3周 重新建立感情,最好打电话给他,而不是发短信,因...[详细]

实用宝典:撞见不同类型熟人偷情的最佳对策

实用宝典:撞见不同类型熟人偷情的最佳对策

世界上最尴尬的事情是什么?可以列举出无数种,当然,其中一定...[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