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注册登录系统升级中,如果喜欢请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中国大师路·韩美林

性情 时间:2018-10-18 浏览:
《中国大师路》栏目,以全球文化的视野看当代中国,邀请国内外著名专家学者文艺家、政界商界精英进行点评和探讨,剖析经济、文化、艺术以及民俗生活等不同领域的

【中国大师路】专访著名艺术家韩美林
————艺术家不能向“钱”看

韩美林是中国当代极富影响力和实力派的画家,他才华横溢,勤奋多产,在多元文化发展的今天,中国的艺术将走向何方?今天,我们专访韩美林。

主持人:设计陶艺、瓷器的作品 ,一般都是社会底层的工匠 ,都是默默无闻的,而您的这些作品都受到广大人民的一种青睐。 那么您是怎么做到的?

韩美林:中国的陶瓷恐怕是最早上溯七千年,七八千年陶瓷,陶器新石器,你可以看到陶器都是很漂亮的。所以像这样话,中国就是个陶瓷大国。从无釉的,一直到有釉的,从唐开始, 到宋开始, 有釉的发展,因为那个时候青铜器时代 ,陶器并不是多么的 。比较粗糙。后来战争铜器用铜用的太多,就用金属以瓷代铜嘛,以瓷代铜的话。从唐末一直到宋开始,以瓷代铜 ,瓷就发展起来了。 这个来讲的话 ,中国的陶瓷在全世界没有话讲,到现在中国也是不得了的 。不过现在来讲乱套了,最近这个转型时期景德镇的跑到我们公园摆地摊,到了这个程度,钧瓷摆地摊,八块钱一件,你真是要了命了。那紫砂壶那么小十块钱一个,十块钱两个,要了命了这样搞,我认为这个我们应该珍惜 。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留下来的遗产,还是把它当做珍贵的文化珍贵的艺术来发展。我作为全国陶瓷艺术委员会的主任 ,我有责任去到各个陶区去,帮助他们推进帮他们改良 。这个来讲是义不容辞的。 所以我们这些年来,一直也在陶区,有时候下去半年,有时候下去一年,有时候三个月,一定改出来个样来,然后才走,这样的话走一个地区,生一个大的变化。比如说钧瓷,比如说紫砂,比如说还有陶器。苏州窑系的陶器,我们都进行了很大的改革。又现代又传统,恐怕像钧瓷,我们一些古老的烧法恢复是没话讲,另外我们恐怕还要发展它,因为钧瓷都是不过尺的,我们都过了米了,而且烧的都那么漂亮。这些都是国宝,国宝级的东西。下了很大功夫,四十三度,零上四十三度,光穿着裤头,这裤头都是亮的。热到那个程度,我们一下去,反正能吃苦。艺术家不能吃苦不行,到现在我们还下去,到现在我们大篷车今年又得下去,到甘肃,到青海,完了后河南,江西,湖南,一直到云南。我们要下去好几次,一大串呢,从前的是,一个县下来,三万公里,我们今年呢,虽然也是这么多公里,都是下来上去下来上去,这样方便,因为北京事儿太多,

主持人:因为画画,之前经历过文革的这样一个特别的时期,曾经因为画画呢,手都被别人用刀切断过,是吧,这样的一个记忆,那为什么还依然坚持画画?为什么会这么如此的痴迷?原因是什么?

韩美林:其实艺术家,艺术家就应该折腾折腾。我认为一个文学家艺术家,生活有些挫折不一定是个坏事。有一些困难,一些什么,这个不是什么坏事。相对的来讲,它反而可能促使他成熟。但是这种机遇啊,千万不要人工制造,碰上不要害怕,说不定这次灾难,他的挫折,对你来讲在艺术上是一个大的促进。因为搞艺术的人来讲,他不光是要认识画画啊,毛笔啊颜色啊什么东西,他要认识社会的。他才能反映社会,所以因此,我认为一个艺术家,他不是光单独那一面,光谈点技术那一方面,那是匠人。作为艺术家的话,他就应该是一个杂家。这个杂家呢,就是靠社会来他的锻炼,对他的历练。因此我认为这种社会大学对艺术家来讲,它不是坏事,你看我,我从前很闭塞,从前很老实的,从前一说话就出汗的。从前到人家家去找不到我,跑进厨房里藏起来,就很腼腆的这么一个。可是文化大革命以后不是了,敢讲敢说,敢于创新,所以从这点来讲的话,因为到北大,到耶鲁,到哈佛,这马上到日本东京大学讲学去,讲就讲。从前可不行,从前不会讲话。第一次到中央美术学院的时候,我们班班里开班会我都不会讲。我们班里大家说,一个美术家,美术家是文艺家,将来是艺术家,艺术家是人民灵魂的工程师。我说我这人我不够资格。我没有灵魂,哄堂大笑,你没有灵魂你怎么活着?不会说话,就是还不会说话,是不是,可是现在来讲就不是了。就是因为这种锻炼,我认为它不是坏事,它反而促进了我认识生活,认识社会,认识人生,认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社会和经济,经济和文化,文化和人生它都连在一起。因此,我在画画的时候,我会跟马说话,跟牛说话,我会跟小兔子说话,我跟它沟通起来,我把它当做一种形象,一种形象,我也把它当做一种有灵魂的,能够跟我沟通的这样一个,所以说像这样的话,它就升华了。

主持人:您成立青年艺术家基金会,与美术学校学院派之间培养方式相比,有什么不一样

韩美林:我就是学院派,但是我改造了,因为我经常下去,我就用好多好多民间的方法,民间的视图关系。你看,我们那时候五十年代我们国家培养我们的时候,我们的老师,我们的教务长首先召集我们新生开会,宣布纪律啊什么等等这些东西的时候说,我们就是培养艺术界的,美术界的国家栋梁,所以说同学们,你们经济有困难,可以申请助学金,你们调干的,到这来以前都是有工作的,一律拿助学金。现代化也古老化,也传统化,因为我从传统的这个角度出发,我的根在这,我的根就是中华名族。所以说不论设计什么东西,都有中国的元素。在结构上,比如龙啊,龙的关节,牛的关节,马的关节,不是像中国的,不大讲究结构,但是这些方面我应该~但是从艺术形式,夸张的手法,用颜色,用笔墨,技术上的一些特殊的一些工具,这些东西我们可以用传统。尤其是造型,造型上离不开中国的东西。尤其是两汉,两汉以前的东西都对我韩美林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主持人:您的作品里面是不是很多,我今天也参观到了很多就是母子的那种雕像啊,都是不是您个人的一些自我。

韩美林:这是爱啊,就是一种博爱啊!连个狐狸我也都把它画成小孩。人啊,我认为,千万不要对待这个社会抱着一种恶的。我认为这个坐标应该要调一调,把它调成一个善字,不要调成个恶。什么大家都不容易,什么人都存在不容易。你看那个大象,那一种传染病,把所有的鼻子都烂了,她怎么吃饭?你去想一想去吧,狼、狐狸让老虎咬的都没有退了,它还活着,它还能站着。你想,我简直不知道~你看那个马、骡子也不容易,拉起什么来,尤其那个小骡子,让他磨练,这个地方血都露着皮了,那个套,磨着它,多疼啊。那你说,人没有一种善对待世界上这样一些动物,动物是人类的朋友,那你自己没有这种同情心,人没有本事才打猎,人没有本事才向自然去索取,应该是人了解了自然的规律以后,弘扬大自然,然后从大自然中收获,我认为是这个样子,而不是就去杀了,对待鲸鱼那么的杀法,对待象牙那么的索取,对待犀牛,对待老虎,是不是,我认为这对人来讲的话,我认为人,这个地球咱们应该是好好思考思考了。这个地球不能再负担了,受不了了。现在六十亿人口,是吧,再过一九一五年就将近八十亿人口,这个地球撑破天也只能养八十亿人口,所以说,我说我们现在来讲的话,我们就是联合国国际卫生组织来讲的话,我们的人口发展率是2.1的话,我们还能坚持维持三百年吗?一百年都维持不了。你现在看看我们能源,就像我们中国汽车的发展现在比美国还多了,你说这个汽油得了啊将来。这个太阳,你还没有全部利用啊,海洋这么多的水还没有利用,但是这个世界发生水荒了,将来以后的战争不是为了政治对立,是为了生存,是为了水啊,是为了矿厂,快没了。

主持人:我们国家经济在强大,在这个阶段,我们艺术家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张永军:长篇小说《蓝金子》赏析

张永军:长篇小说《蓝金子》赏析

长篇小说《蓝金子》赏析 一幅山居风物长卷,六十年历史沧桑变...[详细]

华兴资本包凡:创投行业是中国经济转型至关重要

华兴资本包凡:创投行业是中国经济转型至关重要

创投行业是中国经济转型至关重要一环 证券时报 记者 罗曼 包凡...[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