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流连在书法汉字的天地,65岁周锐愿做一只“有尾巴的青蛙”

探险 时间:2018-07-15 浏览:
“我一直说,我是一只有尾巴的青蛙,这尾巴就是天真、纯情和永不枯竭的想象力

1110397771.jpg

“我一直说,我是一只有尾巴的青蛙,这尾巴就是天真、纯情和永不枯竭的想象力!”今天下午在上海书城“全国新书发布厅”活动现场,儿童文学作家周锐举着自己的新书《有故事的书法》,与小读者们分享他眼中的汉字书法学习。“我今年竟然65岁了,但我刚开始学英语,学书法,学国画。学这些不会太晚了一些吗?不晚,我有榜样——画家黄永玉先生九十几岁了,他每天除了画画,还写长篇小说。比起黄先生,我是不是太年轻了?太有机会可以努力学点什么,干点以前没干过的事?”

周锐发现,书法也是可以用来“创造”的,于是他为自己的亲朋好友“量身设计”新颖的书法作品,根据受赠人本身个性特点,有的是对汉字字形进行变化,有些是谐音设计,有的是借用历史典故,有的改编古诗词等。“我把这些作品发到朋友圈,大家看了都觉得设计独特巧妙,富有趣味,引来更多人索字。”周锐索性把他那些书画作品背后的故事也写出来,集结成散文集《有故事的书法》。

385398583.jpg

在书里,周锐以他惯有的幽默笔法和文学手法,讲述了71个独属他和朋友间的故事,大多是国内儿童文学界作家、出版人士。与故事“比翼齐飞”的,是周锐书写的71幅书法、书画作品, 比如写给沈石溪“不鸣则已”,写给汤素兰“湘兰独秀”,黄蓓佳“岁月小船”等,都蕴含了多年相识相知之情。

每幅字背后包含了作家和受赠人之间的交往故事,它们有的诙谐幽默,令人忍俊不禁;有的历经岁月却耐人寻味;有的娓娓动听,感人至深;也有的出其不意,带来惊喜。

捕获4.PNG

比如,周锐给绘本界资深人士彭懿题词“雪山恋人”,因为后者对荒野摄影的迷恋,到了“不要命”的地步——他敢去人烟稀少的地方,去探险只买单程票,原来彭懿创作的多本摄影绘本,都是用这种“不要命”的劲头换来的,让周锐心生敬意,就以“雪山恋人”来隐喻了。

捕获3.PNG

他给儿童文学教授、作家梅子涵的题词是“梅花N弄”。在周锐看来,老友梅子涵喜欢在卡拉OK唱《梅花三弄》,又因梅教授喜欢创新,用英文字母“N”来表示梅老师不满足于“三弄”,说不定会弄出更多名堂。

捕获6.PNG

此外,写给儿童文学作家同行沈石溪(原名沈一鸣)的“不鸣则已”,周锐采用篆书,“鸣”字右边的“鸟”有嘴有眼有翅膀,鸟头高高抬起。既醒目,又用古老简单的字暗示沈石溪的天真性格,很是贴切。

2093223783.jpg

以 “大个子老鼠小个子猫”系列、“幽默名著”系列、“大侠周锐写中国”系列等为小读者所喜爱的周锐,对“玩”书法着了迷。书中以诙谐故事结合妙趣书法的创意,令人耳目一新。“我不想把自己框定,总尝试不断学习新的领域。现在回想起多年前读到郑渊洁的童话大王,真是拍案叫绝。有次会议上遇到郑渊洁,我向他请教,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写儿童文学的那块料。现在这么一路摸索下来,觉得自己的答卷还不错,信心也更足了。”

捕获8.PNG

除了字体上的变化,周锐也对字形进行趣味改变,比如他写“快乐悦读”,“快”字会扭动腰肢,“乐”字就是笑眯眯的,“悦”字干脆有一半字跳起来。谁说这不正是周锐创作心境的直观体现呐!

据悉,“有尾青蛙看中国”书系即将推出多册由周锐创作的京剧主题图书,与读者们一起领略中国传统文化之美。

捕获.PNG

《有故事的书法》

周锐 著/绘

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采芹人文化

>>>延伸阅读

(经出版方授权,摘选部分书摘如下)

《慈母之光》

文/周锐

海飞老师是原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全国少工委主席。

在一次开会时遇见海飞老师,见他剃了一个锃明瓦亮的大光头。有人剃光头是为了耍酷,有人是为了遮掩斑秃,有人是长出了白发不想焗染,干脆剃光。海飞老师是为什么呢?

不会有人不对此好奇,但都觉得不方便问吧。

但我问了。

海飞老师的答复是:“是为了我母亲。她九十四岁,去世了。你听说过吧,以前的人会为了去世的父母亲削发守孝三年。”

我点头。

海飞老师说:“我小时候,母亲摸着我的头,给我念一首民谣。她是用义乌话念的,我把它翻成普通话——”

我说:“您就用义乌话念吧,原汁原味。”

“好。”海飞老师就念道,“爸爸妈妈摸你头,想你大来有奔头。——‘大来’就是长大以后的意思。”

捕获1.PNG

“ 明白。”

海飞老师继续念:“伙伴摸摸你的头,想你大来成朋友。自家摸摸你的头,一生一世不低头。”

我说:“有意思。”

海飞老师说:“一位老朋友看到我剃了光头,就说:‘你的头这么光,让我摸一摸。’他是开玩笑,没有真来摸。我的小孙女也说:‘爷爷我摸摸你的头好吗?’我就让她摸了。其实这个光头我是留给自己摸的。”

我笑问:“为了一生一世不低头?”

“不是的,不是的。”海飞老师说,“一个人刚生出来时是没有头发的,完全是光头。我摸我的光头,就会想到我母亲,她生我的时候。”我感动得没再说什么。

后来我就给海飞老师写了“慈母之光”,他还挺喜欢。